第二百零四章 软玉佳人(1 / 2)

顾清浅的沉默全然在苏热的意料之中,他隐去心底深处的落寞,双手撑地站起,拂去衣摆的尘土后,又反手将跪坐在草地上的顾清浅拉起。

“我们的人应该也到附近了,回去吧。”

手指放到唇边吹了个响哨。趴在溪边的白马听到哨声,立刻站了起来,扬着尾巴凑到了苏热的身边。

顾清浅神色变得万分复杂,她无法对苏热的感情做出回应,她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郡主本就是倾城佳人,地位尊贵,才智无双,苏热本想将这份情一直放在心里......”苏热手牵着缰绳,朝顾清浅明媚真挚一笑,“但,今日我也算于郡主有救命之恩,让你听了我这一番话,就权当是还我的人情了。”

顾清浅走上前,右手抚上带了许久的血玉指环,“这东西还是还给你吧。”说着,就要用力将其从手指拔下。

苏热拦住顾清浅的动作,蓦地一笑,“这血玉指环郡主既然戴上,就摘不下来了。郡主不必多想,只当它是苏某赠与你的一个普通物件就好。”

顾清浅闻言当即止住了动作,眸中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亮,心中绷着的某根弦瞬间有了松动的迹象,她似乎并不排斥苏热对自己的亲近,以至于对这枚指环都多了几分留恋......

手指摩挲着光滑温润的玉面,顾清浅面上掠过一丝迟疑。单凭这血玉指环的质地成色,就能知道此物绝非凡品,苏热派人不远千里回到京都,只为将这一件东西送到自己手中,定是他极为看重之物。虽说是这指环牢牢箍在了她的手指上,但就这样收下,会不会......

苏热看出顾清浅的犹豫,语气戏谑却又无比认真道:“与我成亲就能取下它。”

这话的确是事实,血玉指环乃是他们苏家家传之物,由每一代的族长所佩戴,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还有着让人眼红的特殊功用,但只有苏家人懂得使用的方法,也只有苏家人才能支配这血玉指环。

顾清浅神情一滞,陡然抬头对向苏热深入潭水的眼眸,平素里平静无波的水面,如今涌动着难以言语的情绪。顾清浅深知苏热不是在威胁她,一股冲动突然从心底燃起,灼烫了她整个脸颊。

见顾清浅沉默不语,苏热嘴角自嘲地扬了扬,笑容依旧不减,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顾清浅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

纵身上了马,苏热伸手将顾清浅拉上了马背。

“抱紧了!”

苏热勒紧缰绳,待感受到腰间附上了一双温热时,便夹紧了马腹载着顾清浅扬长而去。

虽渐渐入秋,通州的节气仍旧停留在夏日,湿润的清风带着醉人的暖意拂过脸颊,留下满腔的花香。苏热的如墨的发丝随着掠过的清风打在顾清浅的耳畔,痒痒的,惹得一阵阵酥麻流经她的全身。

顾清浅只得将整个人藏在苏热的身后,小脑袋紧贴着苏热结实的背,灼热的温度透过单薄的衣物在二人身体之间相互传递,引来一片“嘭嘭嘭”的强烈心跳声。

顾清浅从来不知道,一个外表温文尔雅,看上去甚至有些单薄柔弱的男子,他的背竟会这般宽厚温暖,让人忍不住心生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