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谁(1 / 2)

<h2>nbsp第一章nbsp我是谁</h2>

在未知的某个时间空间,一架古怪的飞行器正飞驰像天空的一处海市蜃楼,海市蜃楼中有高高的楼房,以及川流不息的轿车。而在现在某个城市相同的地方,一样上演着一处还是海市蜃楼,里面的画面是高达十数米高的龙类在吃着树叶。这时一架客机突然驶进了海市蜃楼中,这时古怪的飞行器中,发出警报声,“警报!警报!发现未知飞行器,正在接近,距离,发动紧急逃生装置”警报!紧接着一只恐龙被弹射了出来,只见这只恐龙衣服慢慢鼓起,恐龙缓缓的下落,这时飞行器与客机撞在了一起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天空中飘洒着大量的碎片以及残肢。这时一个只剩上半身的男人飞速的像那只下坠的恐龙撞去,男人的头颅刚好撞在下坠恐龙的头上。恐龙本来低垂的脑袋,被撞击撞的猛然抬起。接着又缓缓的垂落下去。天空中的爆炸还在继续,与恐龙撞击的男人早已尸骨无存。恐龙的头上也被撞出一个大洞。洞的周围还有很多开裂的口子。鲜血缓缓的从恐龙的脑袋流出。

恐龙被冲击波带动的猛烈的下坠,与此同时,在地面数万的恐龙忙碌着几十个超大号的气垫,铺满了方圆数里的地面。这时一个谄媚的男龙点头哈腰的问着身边这个冷峻的男龙“今天龙神真的会降临吗?我们都提前布置了好几天了”冷峻的男龙答道:“放心,我的消息不会错的,你们等着就是了。”男龙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望远镜望向了高空,忽然男龙大喊到:“来了!所有人准备,如果坠落偏移,随时调整位置”说话间天空隐隐有一个黑点正在缓缓放大,所有龙都紧张了起来纷纷的抬起了气垫,冷峻的龙又大喊到“医师准备!来了”所有的医生都紧张的推着滚床,拿着药箱站在气垫的周围。正在这时,天空中那条龙掉落在气垫的中央,然后弹起十多米高,接着又坠落下来。鲜血染红了大片的气垫。数十个医生打扮的龙冲了过去。输血的输血包扎的包扎。三下五除二便将伤龙抬上了滚床。一帮人推着滚床风驰电掣的走进了一样类似与轿车的交通工具。这时那个冷峻的龙拿出了一个类似与电话的通信设备拨通了一个电话。:“老大,接到了,平安着陆,只是留了很多的血,脑袋严重受创,头上有个大洞,周围都裂开了,幸亏我们提前准备了大量的脑创伤专家”电话那头的男龙低沉的说道:“知道了,辛苦了”冷峻男龙激动的说道:“您真是料事如神啊,只是他这个样子不一定救得活啊”电话那头的男龙说道:“放心吧!他会没事的,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话吗?”冷峻男人答道:“记得,等他醒了不要让他知道我们的存在。”:“知道就好,谣言散播的怎么样了?一定要让他当上长老”冷峻男:“放心吧,都安排好了,铺垫了好久了,等他一醒来我就去安排”:“嗯!”电话就此挂断。

男人放下了电话,低低的自语道:“我王,你终于来了,

我等的好辛苦啊,只是你现在不认识我,我也不能和你见面。”

一个月后,一个头上裹着厚厚纱布的男龙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其实早在落地后的第七天他就苏醒过,他也记不起这是第几次醒来了,头上的疼痛让他无数次昏死,又无数次苏醒。

这次稍微清醒的久了一点,他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心中默默的想着:“我是谁?我在哪里,为什么周围的环境我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他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这些高大的都是什么生物?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啊啊啊啊!!!头好痛!”受伤的恐龙痛苦的抱着脑袋,这时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他给受伤的恐龙打了一系列的手势,可是病人依然手舞足蹈说着稀奇古怪的话,打着稀奇古怪的手势,受伤的恐龙想要逃出这个怪物的世界,但是这时两个护士模样的恐龙跑过来架住他,挣扎中受伤的恐龙不小心头部撞击到了硬物,头上的纱布隐隐有红色的血迹。男龙抽搐着,浑身紧缩成一团,突然,男龙眼睛一黑仰躺在了床上。旁边十数个医生护士紧张的上前检查着男龙的身体状况,

这时一个医生模样的男龙舒了口气:“这家伙也真的是够闹腾的没想到那么高的地方,那么重的伤他还能活下来,活下来还不安分”

旁边一个护士模样的母龙应和道:“是啊!是啊!再这么折腾再顽强的生命力也要玩完了,”

医生斥道:“好了”接着又补充道:“大家不要吓议论了,一会军部的几个大佬会来视察,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先给他注射点镇定剂,然后把头上的绷带换掉。让军部的大佬看到了,还不以为我们怎么虐待了他那”

其余人应和到:“是”

不久后医院的门缓缓的被推开,七个冷峻的公龙走了进来,医生护士们齐齐转身:“长官”冷峻龙问道:“怎么样了?”医生答道:“伤势倒是稳定了,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脑袋受创太严重了,有可能会终身失忆,最近他偶尔会发狂,我们刚给他打了镇定剂,有时候他苏醒时也会很安静,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胡言乱语,我们试着和他交流发现他跟我们用的完全不是一种需要,我们试着与全球多种常用语言,以及多种生僻的语言,进行对比,发现完全没有相似的语言”冷峻龙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继续观察,有新情况报告给我,暂时不用纠结需要上的事,你可以把他当成神语。”

医生诧异道:“神语?

”冷峻龙:“嗯,是的,继续观察吧,那不是你该考虑的事。”

医生挺着了腰板说道:“是”

几个医生恭敬把几只冷峻的恐龙送出了医院。

带头的医生说道:“以后减少伤者语言的观察。”

bbp

script

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