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难过(1 / 2)

她几乎濒临崩溃的抓狂起来,可林瑾就喜欢她这样,她越这样他就越得意。

一股子酸意冲着鼻头涌来,慢慢的有些红透,她突然垂头在他的手臂咬了一口,林瑾有些吃痛的倒吸一了口凉气。

手却没有松开,只是咧了咧嘴,笑道:“你怎么咬人啊?”

夜兮不知如何是好,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动作也停下来,挣了这么久她有些累了。

可是鼻头真的很酸,眼泪都要被呛下来了,因为林瑾太烦人了吗?

大概吧。

“你们在干嘛呢?”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冷清的男声,不温不燥,却散发着淡淡的不悦。

两人皆是抬眼看去,夜兮张嘴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林瑾先开了口,笑了笑,“怎么了?你不喜欢?这可是公司外面,你这个总裁好像没有权利管我们私人的事吧。”

沈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却压根不想跟他说话,淡淡的把目光移到夜兮身上,“过来。”

夜兮动了动肩膀,想要往他那边走去,可是林瑾抱得很紧,不是很爽沈颐的态度,更加紧了紧手上的力道。

“你不去哄好你的未婚妻,来这里多管闲事干什么?”

闻言,夜兮的身体一僵,没有再做过多的动作,只是失落的垂下眼帘。

沈颐听到他的话,也是眉头紧了紧,可是也没有开口跟林瑾说话,直接上前拉过夜兮的肩膀,一把劲把她给了拽了出来。

林瑾下意识就要用力把她拽住,一阵脚步声急促赶来,“经理,前面沈先生叫你呢。”

他不甘心的冲夜兮看了看,又看了看叫他过去的刘离,最后还是跟了刘离走。

等他走后,夜兮的肩膀明显松了松,这林瑾真是越来越讨厌了。

沈颐看他已经走了,自己也迈开步子往前走了走,一边走着一边说着,“以后离他远点,不是什么好东西。”

夜兮没有回答他,她站在原地,不想跟上去。

沈颐这才侧头看了一下身边,没有人影。

回头看去,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肩膀,可能林瑾把她抱的有些疼了。

“怎么了?”

她慢慢的抬头,墨黑色的眼眸,隔远了看,只看到一些零碎的灯光映在里面,可是此刻透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没怎么了,谢谢你帮我结围,我自己一个人呆会。”她笑的有些勉强,说完自己就调头反方向走去。

沈颐看着她消瘦而落莫的背影,心里什么东西咚咚响了几声,这是怎么了?

说好不再管她的呢。

说好不会再对她有任何感情的呢。

伤得还不够?

虽然脑子在不停的质问着自己,可是脚步已经冲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

“夜兮。”就要追上她脚步的时候,他开口唤了一句。

前面的夜兮没有理他,反倒是听到他的声音,更加加快脚步的往前走了。

沈颐腿很长,几步上去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迫使她转过身子来看着自己。

可是看到她脸上表情的那一刻,他却慌了。

那张鹅蛋脸上明显挂满了如珍珠的眼泪,眼睛更是通红一片,下巴还在隐隐颤抖。

“怎么了?你怎么了?林瑾他对你做了什么?”他下意识就想到,之前刘涛在卫生间里那一次,他很慌,他害怕她的眼泪。

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才让她哭了,总觉得让她流眼泪,莫名的失败感就会侵占自己意识。

夜兮哽咽半天,说不出声来,就只是摇摇头,“没有,他没有对我做什么。”

“那你怎么了?”沈颐伸手帮她抹去眼泪,冰凉的手指触到她冰凉的泪珠,他的指尖都忍不住收回来。

随后只是拿出一张手帕,递给她。

她接了手帕捂住不断涌出泪水的眼睛,泪腺就像是坏掉了一样,一直一直在流眼泪。

“我不知道啊,好奇怪啊,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啊。”她哑着声音,带着哭腔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沈颐愣站在她的面前,不知如何是好,双眼满是疼惜的看着她不断耸动的肩膀。

到底怎么了呢?

夜兮的声势却没有要止住的样子,反倒是越哭越凶,这让沈颐更加懵了。

“夜兮?”他继续出声唤她的名字。

而她听到这声轻唤,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抱着他的腰间,把自己满是泪水的脸蛋都埋在他的怀里,他的怀里很温暖,还带着体温和淡淡的薄荷味。

哭声消了声调,有些低沉。

他被夜兮的突然的拥抱吓了一跳,右腿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扬在半空中迟迟不敢落到她的身后。

心里悸动的感觉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手心才慢慢落到她的肩膀上。

她才支支吾吾的问他,脸还埋在他的怀里,“你真的要跟赵安灵订婚?”

“你在问什么?”沈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在怕这个才哭的?

在他的想法里,夜兮对自己的感觉很淡,自己还不至于让她哭得这么凶。

“真的吗?真的要订婚了吗?工程完工就会订婚吗?”她知道沈颐听到了,并没重复刚刚那个问题。

她知道的是,听到林瑾说出来的时候,她的心一直抽,抽的很疼。

一想到沈颐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就算他不理自己也好。

就算他不看自己一眼也好。

可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自己就控制不住的难过起来。

沈颐试着推开夜兮,不过他的动作很轻,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他只是想问她,问她知道不知道自己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她好像很在乎自己。

高兴还是不确定的因素,都让他想看着她的脸,她的眼睛问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喜欢自己。

可是她抱着沈颐的腰,很紧,双手死死圈住他的腰。

一是怕他看到自己哭得不成样子的难堪,二是她现在真的不想松开手。

他挑眉只好妥协,“夜兮,你真的在乎我吗?我和别人订婚,你真的难过吗?”

怀里的人点点头,听着她吸了吸鼻头,接着说,“嗯,好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