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树欲静而风不止(1 / 2)

玄国,正是火鹤花开的季节,红艳艳的火鹤花像一只只艳丽的小鸟,在阳光下如火如荼,浓烈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一到这个时节,除了皇上的宫中的龙涎香,妃嫔们几乎都不用香。

凤仪宫里,一束新剪来的火鹤花放在檀木花架上,青瓷花瓶肃穆端庄,花开艳丽逼的,形成一道奇怪的风景。

皇后燕玉儿在亲自为玄皇沏茶。这样温暖的午后,玄皇来她这里也不过是为了喝一杯记忆中的茶而已。她出身尊贵,生来便是燕国的公主,自小受尽尊宠,到最后亦敌不过一个山野女子。

想到这里,皇后既觉得欣慰又觉得心酸。欣慰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皇上再没有盛宠过谁,正因为如此凤仪宫才得已长久。心酸的是,她终是托了那个人的福。哎,若不是当初那个人教了她这门沏梅露茶的手艺,她也不能常常得见天颜。

“皇上,您又在想月儿啊?”皇后笑眯眯的递上香,淡淡的梅香和着茶的香味混合成一种特殊的味道。

玄皇接过茶来慢慢啜饮中,思绪满天:“是啊,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放心吧,月儿聪明漂亮,没有谁能抵抗她的魅力的!”皇后掩嘴笑了起来,颇有些自夸的味道,好像这月儿就是她生的一样。

玄皇点点头,也笑了:“咱们的月儿天下无比,只可怜狄国实在是太弱了!”

“是啊,臣妾也是就这点儿不满意。”皇后笑着说,“还好咱们的嫁妆够丰富,养三座城的百姓也不成问题,委屈不了月儿!”

“皇后啊,你还记得燕xx吗?”玄皇放下茶杯,忽然问。

皇后闻言,唇边的笑意瞬间凝固:“皇上提他作什么?”

“他想一统五国。”玄皇缓缓的说。

皇后脸色大变,惊呼:“什么?”

“狄国只是个开始。”玄皇弯起唇,绽放一抹凛冽的笑意,“你这个皇兄很有些本事啊!”他自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玄后。

玄后接过来,越看越心惊,一张脸变得苍白如纸:“他疯了!他肯定是疯了!”她猛的抬起头来,哀求的看着玄皇,“皇上,臣妾绝对不会背叛您的!”

“朕知道。”玄皇点点头,温和的握住玄后的手,“所以朕才会告诉你这些。”

玄后这才安下心来,眼中浮起泪光:“皇上,他就是个疯子!如今燕国虽是皇兄执政,其实不过是个傀儡,都是他一在手cao控,所以臣妾这些年都不再回去,亦不接受燕国子侄们的来访!就是燕萧云向月儿求亲,臣妾也没有答应……”

“朕都知道!”玄皇轻轻的叹息一声,若不是那玄后回国探亲,他正好得了空带着月儿一起去燕国走了一趟,他也不会知道燕王叔的野心有多大!精光奕奕的龙眸眯了眯,他不动声色的看向窗外——燕王叔败就败在心太急了!

“皇上,臣妾即刻就与燕国划清界限……”玄后咬咬牙说。

“那倒不必。”玄皇好笑的看着她,终归是妇道人家,不知道其中利害。若是换了晴仪……眼前浮起另一抹倩影,他的眼神变得温柔如水。那个和月儿一样聪明的女子啊!可惜天妒红颜,否则若有她在他身边,只怕心愿早就完成了!

“皇上……”玄后慌乱的唤。

玄皇这才回神,淡淡一笑,安慰性的拍拍她的手:“放心,一切有朕在。月儿是决计不会叫他们欺负了去的!”

后用力点头,依进他怀里。她并不懂得什么大志向,只想就这样终老。有他在,有儿子在,现世安稳,国泰民安便不枉此生了。

舞阳公主的事情只是一个开端,天下争雄的时机又到了!

偶是今天第二更滴分割线

是夜,一场奢华的宴会在甘露殿举行。玄国最具战功的二皇子的到来为狄国锦上添花,直把民心士气推上了巅峰。不止狄皇,连斋戒中的狄后也出席了宴会。

丝竹声声,歌舞升平。公子仪与端木渊谈笑风生,端木月染缓缓的喝着葡萄美酒,听他们聊天。

久逢知己千杯爽,公子仪像是找到了敌意,和端木渊不停的攀谈着,从治国之策到作战谋略,眼光之独到不禁让端木月染刮目相看。原来暴躁的外表之下,其实他有一颗细腻的心。所以虽然刘玉卿把多次泄露狄国机密,他还能撑住狄国不被燕国占领。他的本事,不亚于二皇兄。

端木月染不自觉的弯了弯唇角,仿佛又看到了他在战场上的飒爽英姿。

宴会进行到一半,公子仪生怕端木月染累着,体贴的握住她的手:“累了吧?我让人先送你回景阳宫。”

景阳宫?笑意凝在唇角,再装也装不出来了。那是属于刘婉柔的地方!

公子仪自觉失言,小心翼翼的说:“或者回太子府吧!把二皇兄也接过去,你们兄妹好好聚聚。”

端木月染静静的看着她,食指习惯性的轻敲着桌面。公子仪知道她在思考问题,心情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她冷静的时候是最让人琢磨不透的时候。他忐忑不安的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