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旖旎春光,喜欢上他(1 / 2)

仿佛一记闷雷,猛地在他的脑中炸开,眼前仿佛都是她和幻境中的他缠绵悱恻的场景,虽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可怒火也被猛然点开,他水色的眸子染上一片寒芒。

“我要让你看清楚,好好感受,谁才是你的男人!”君倾世挑起她的下颚,抽出在她体内的手指,扳过她的腰身,狠狠地贯穿了她的身体……

“痛!”下身仿佛要被撕裂一般,音无夜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疼痛让她恢复了神智,她清晰的知道现在不是在幻境之中,身体之中那灼热的东西,见证了她已经被他毁掉了清白!

“……痛就对了,我要让你永远的记住今天……”君倾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轻咬她的耳垂,身体抑制不住的在她体内撞击,每一次仿佛都到了最深处……

“别,不,不要……”音无夜痛的眼泪都掉了下来,拼命捶打着他的胸膛,一直以为的他虽然嘴上厉害,但不会真正伤害她,却没料到今天的结果。

是她,太过放肆了吗?

床幔缓缓落下,遮掩一片chun光……

(额,喜欢看肉的对不住了,纹纹实在不怎么会写,又怕写过火了会被屏蔽,亲们就这么将就一下吧,嘿嘿)

……

音无夜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体酸痛得厉害,一使劲浑身就疼,况且,还有一只嫩藕般的手臂缠在她的腰间。

幽幽的叹了口气,音无夜翻过了身,对上一张倾世的面容。

许是太累了,所以他睡得很沉,也是,从早上醒来要了她后,他就像上了瘾般,不可抑制的疯狂的要她,她都不记得他到底和她欢爱了多少次,她初经男女之事的身子早就受不了,昏了过去,他倒是精力旺盛,现在可好,睡得这么熟。

真的,是第一次看他如此沉睡。

意料之外的,她竟然对他完全恨不起来,望着他近在咫尺的面容,她有一种沉沦的感觉,有一种幻境和现实结合在一起的感觉,胸腔里,更多的,是一种悄然萌发的甜蜜。

她是喜欢他的,她毫不否认。

纵使他如此欺负她,她的心,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他。

可是,他却不喜欢她,她看过那么多穿越小说,他是为了得到“狸心”,这“狸心”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她似乎也能猜到,这么想要得到它,大致也可以猜到,或许这个“狸心”是世上的法宝,得到它就等于得到了整个天下,或许“狸心”是世上的灵药,可以救治任何的疑难杂症,好像,除了这两个可能,能让君倾世如此想要得到,应该就没有其他的了。

他说过,他不怕皇帝,更何况,他的势力在江湖上人人可见,估摸着皇帝也要忌惮他几分,他根本没有必要得到天下,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就是他想救人。

那么,他要救的人,对他来说就尤为重要,不是亲人,便是爱人……

她是很想横刀夺爱来着,可是她偏偏做不出这种事,更何况,还不确定她的猜测是否正确……

猛地摇头,音无夜!你在胡思乱想什么!你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干嘛要纠结这种问题?更何况,古代美男众多,你干嘛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想什么呢?”腰间一紧,他们赤luo的身体又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音无夜面上一红,埋在他的胸膛,一时竟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他在她耳边呵气如云:“真看不出来,你小小身板,味道还不错……”

她的身体一僵。

他眯起眼睛,继续火上浇油:“虽然发育不怎么好,但是好好养养,应该会更好……”

她的额上青筋暴起,埋在他怀中的脸由红转绿,眼神一凛,伸手一招狠辣落下,君倾世却早有准备,轻松化解,反而将她压在身下,好整以暇的望着她铁青的面孔。

“大色狼!变态!流氓!”打不过他,只能逞口时之快。

君倾世一笑而过,抚弄着她的秀发:“你最好好好休息休息,三日后我们继续游山玩水……”

她面上一僵,沉默两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换上一副舒心的笑容,道:“我饿了。”

仿佛惊异于她如此平淡的回答,君倾世望了她一会,才勾唇一笑,在她唇上落下一吻,起身穿衣。

在他背对着她的空挡,音无夜迅速的穿好衣服,跳下床,安静的坐在一旁整理着乱蓬蓬的头发,却听见君倾世轻声唤了声:“可卿,进来。”

一名女子推门而入,音无夜一愣,看向门前缓步走过来的女子,好久不见,她愈发的温婉动人了。

“可卿伺候楼主洗漱。”女子轻声道,低垂着脑袋,显得忠诚而恭敬,一抬头却看见了一旁眼冒红心的某女,赫然吓了一跳。

“可卿可卿,是我呀,我是音无夜~~”看女子仍然迷惑的样子,音无夜指着君倾世又道,“不记得啦?是我啊,他娘子!”

可卿幡然醒悟,定睛一看,确实是楼主的娘子,好久不见,她竟然出落得这么美丽,虽然未绾发,但更显得妩媚动人,倒让她一时没有认出来。

“可卿,替她梳洗梳洗,我有事出去一下。”君倾世低声道,走到门口,又回过身,“还有,简单绾一个男人的发髻,找一套男装给她穿。”

哟?这男人终于开窍了?她可巴不得穿男装,比繁琐的女装好太多了!

洗漱过后,音无夜趴在桌子上,眼巴巴的等着侍女们上菜,口水早就开始蔓延,肚子都已经干瘪了,昨天被他吃了那么多,今天她要狠狠地补回来!

终于等到上菜,音无夜眼冒红心,来不及顾忌自己的形象,一阵狂扫开动!

吃饱喝足,音无夜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君倾世还没有回来,泣血楼的人都各忙着自己的事情,没空搭理她,正好给了她出去玩的机会,搜刮了一些钱财,音无夜大摇大摆的出了泣血楼。

昨夜没有回宫,想必碧云担心死了,可是现在宫牌都被君倾世没收了,她也回不了宫,那个死皇帝把她娶进宫居然就不管不问了,真是太没良心了。

忿忿的徘徊在宫门前,音无夜翻了翻白眼,算了,还是去逛逛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