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谁敢咒我(1 / 2)

医妃天下 虞丘春华 2019 字 4天前

“丧门星!讨债鬼!怎么不跟你短命的娘一起死在乡下!”梅氏咬牙切齿地诅咒着。

夏世博一把抓着那些地契银票抱在怀里,霸道十足地叫道:“这些全是我的!都是我的!爹的东西是我的,娘的东西也是我的,夏府的东西全是我的!”

梅氏心疼得眼泪都掉出来了,说:“要不是那丧门星,这些东西可不都是我的好博儿的!”

要是没有这丧门星就好了。

旁边站着的夏筱萱双眼阴沉沉的。

夏静月一下子要了夏家一半的财产,夏筱萱早已偷偷听得父母说要删减她的嫁妆,多给弟弟留一些。亲弟弟她无法去争,可那个乡下丫头凭什么?

母子三人正恼怒间,二门的婆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太太,不好了,不好了!”

梅氏正满腔火气无处发泄,见这婆子毛毛躁躁的没有规矩,怒斥道:“什么不好了,该死的奴才,连你也敢诅咒于我!来人呀,把她拉下去,打死不论!”

“夫人饶命哪!”婆子跪地求饶道:“夫人,是、是安西侯府的人打上门来了!”

梅氏骤然一惊:“你说什么?安西侯府?”

安西侯府与宁阳伯府素来不对付,其过节最早追溯到开国封侯时。据梅家人说,当年明明该梅家封侯,窦家封伯的,却不料窦家抢了梅家的军功,最后梅家封了宁阳伯,窦家封了安西侯。

而窦家人说,窦家封侯是他们用血打下的功劳,与梅家人无关,反而梅家当年给他们窦家拖了不少后腿,害死了窦家一位很有前途的将军。

于是两家在开国至今上百年,一直老死不相来往,不互婚娶,同朝绝不同派系。

这位婆子正好是梅氏的陪嫁,非常了解安西侯与宁阳伯之间的仇怨,一听到外门来传安西侯府的人来了,便认为不是好事,急急忙忙地来报梅氏。

婆子连连应着:“对对对,就是安西侯,奴婢听得清清楚楚的。”